字体是我内心世界的表白——访方正字体开发总监朱志伟

2010-06-16 18:11 朱志伟 方正 访谈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6/841


编者按:毋庸置疑,自仓颉“始作书契,以代结绳”起,汉字始终是承载中华文明不断演进的重要工具。随着计算机和数字时代的到来,古老的汉字仍在焕发勃勃生机,计算机字库正日益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走在街上,还是读书看报,或者打开电视,或者上网冲浪,一款款新创字体时时映入眼帘,为人们带来愉悦的视觉体验。方正依托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执着坚守和持续创新的核心理念,在字体设计上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年复一年地致力于传承汉字之美。

目前,方正已经形成了一支兼具锐意创新意识和强劲作战力的字体制作队伍,年字体设计生产能力突破二十万字,并拥有100余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方正字体,广泛应用于我国新闻出版、影视传媒、政府办公、户籍管理以及新媒体等诸多领域。方正字体设计团队正倾力于专业印刷字体,特别是正文字和标题字方面的设计与研究,满足读者对阅读适性的更高要求。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正视字体发展中面临的问题:计算机个性字体作为新生事物,其权益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同和关注尚需时日;字体知识产权依旧缺乏法律制度层面的有效保护,人们对字库的认知普遍存在误区和盲点。

汉字是人们交流的工具。在书写时代,人们形成了各自的字体,如同指纹一样。在数字时代,如何保持汉字的个性?这就是字库的识别作用。我们维护字库的权益,就是要维护字库带来的识别作用:你可以使用普通宋体,这不妨碍你传播信息;但是当你希望进一步识别于他人时,也许就该选用方正博雅宋体。

6月17日,本报采访了方正电子公司字体开发总监朱志伟,就个人职业成长路径、个性字体的前景,以及字体知识产权保护等内容进行了深入沟通。

我的奋斗 用原创字体雕刻时光

“我从书法的角度寻找到了字体设计的切入点”。朱志伟回顾起20年前从铅字雕刻到字体设计转型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

1971年,朱志伟来到北京外文印刷厂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铅字雕刻。那时候,日本大使馆的请柬、名片经常要用楷体字,特别是一号、二号楷体缺字比较多,每当遇到缺字时都要用雕刻的办法将缺字补上,雕刻出来的楷体铅字总是达不到他理想中的效果,于是下决心练起了书法。经过一段时间临写楷书碑帖之后,铅字雕刻的视觉效果也随之得以大幅提升。由于是用刀刻字,工艺上与篆刻有很多相似之处,朱志伟又开始涉足篆刻艺术,很快他认识到篆刻的基础是识篆、写篆,不懂古文字,不会写篆书是搞不好篆刻的。就是这样,他以雕刻铅字为起点,开始了对汉字造型艺术的探索,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将本职工作与业余爱好有机地结合起来,凡是与字有关系的问题都会引起我的兴趣。”

1988年,朱志伟首次接触电脑和电脑字体,那是协助台湾电脑专家朱邦复先生解决压缩字库的美观度问题。从那时起他最大的愿望是“屏幕为纸,光标为笔”,用电脑代替手工雕刻字体。1991年,一个偶然而又幸运的机会使他进入方正,实现了这一愿望。他将在长达20年的工作实践中积累的印刷活字雕刻技艺、活字排版印刷经验以及学习书法篆刻所得到的艺术感受,都倾注到方正字库的质量管理和生产管理工作中,对方正字库质量水平的不断提高,字体制作员工的业务培训和能力提高都付出了许多辛苦的努力。

朱志伟坦言,自己对字体设计的倾情投入与方正所拥有的浓厚传统文化的底蕴密不可分。1996年,朱志伟主导设计的首款字体、设计灵感源自宋徽宗书法作品的“瘦金书”出炉;同年,他将原创的两部字体手稿寄往日本,参加森泽公司举办的第五届国际排版文字字体竞赛。无心插柳,首次参赛的朱志伟就以“北魏楷书”获得了铜奖。国际大赛的肯定给予朱志伟无穷的信心,1999年,他再次参加第六届该项竞赛,并凭借“铁筋隶书”荣获小冢昌彦评审委员奖。

此后,朱志伟与方正电子公司字体设计团队共同努力,于2002年成功开发出 “方正北魏楷书”和“方正铁筋隶书”字库,并成功推广上市。随后,“粗宋”、“博雅宋”、“雅宋”、“风雅宋”等字体先后设计完成,并得到市场的充分认同,为报刊读者提供了更为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和阅读体验。

朱志伟从开发“博雅宋”起便一直关注和研究字体与读者视觉心理的关系,利用各种机会呼吁社会关注读者的视力健康,希望中国出版物的视觉质量尽早达到国际水平。眼下,他正全心带领字体开发团队投入新字体的设计和开发工作之中,今年将会有宋雕版字体、明雕版字体、精品楷体、精品书宋等十几款字体问世。

知识产权 外部环境与自身修炼并举

2007年,方正电子公司曾携手徐静蕾推出了我国首款个性化字体——“方正静蕾简体”,就目前市场而言,个性化字体的普及和推广尚存很大的提升空间。朱志伟认为,字体需要个性,但更要强调运用,个性字体的推广最终一定要落脚到“用”上,如此才能赢得更多的消费者青睐和市场空间。    字库就是计算机系统中的字模。如今,数字技术使人们可以通过字库的形式在各种显示终端上欣赏字体,但字库本身并不是最终艺术品,而是产品。字体一旦成为字库,它的个性美将让渡给功能美。因此,当个性化字体上升到字库的层面,团队在策划和推广时就不能片面强调字体的个性,而是要充分挖掘字库的普遍审美意义、追求它的识别性和适读性,根据消费者使用目的的不同,进行专业的字体调整,将个性、时尚、美感、视觉及应用环境等因素紧密融合,最终以字库强大的实用性打开市场大门。

朱志伟说,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利用专业技术将古今经典书法做成字库,去赢得众多用户,开拓个性字体的应用市场;二是为书法爱好者制作个人字库。虽然后者相对而言实现难度较大,但我们相信通过自身的努力,一定会在保证字库质量的基础上,找到合适的销售模式,以满足人们不断提高的审美需求。

个性字体 以“用”为落脚与注脚

十几年前,朱志伟在日本逛书店时,无意中发现了货架上的正版字库,门类齐全,涵盖各大字体设计公司的产品。这个发现让他感触良多,“十几年前,日本已经有了20余家字体设计公司,目前这个数量仍然呈现上升趋势;而我国当年的七、八家字体公司已锐减到现在包括方正在内的三、四家,在设计和生产能力上与日本存在明显的差距。我们必须要正视差距,并做出深刻反思。”

目前,字库产品的收入主要来自各大报社和OEM厂商,诸多单位或个人仍在无偿使用方正字库产品,无视字体设计师智力成果的同时,更侵害到方正字库的知识产权。朱志伟说,铅印时代,印刷厂从字模厂买来字模用于出版物的印刷,字模的属性是用于再生产的生产资料;进入数字时代以来,字库兼具生产资料和文化消费品的双重属性,而界定两者的相关法律制度尚不健全。因此,结合字库特性建立健全的法律制度成为保护字体知识产权的重中之重。

朱志伟认为,提高消费者对字体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还要加大宣传力度,旗帜鲜明地让人们建立起对字库使用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的认知。人们对字库的认知普遍存在误区和盲点,很多人误认为字库是公共资源,字库购买方式也存在比较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现象。

“对于字体设计团队而言,我们也会从审美和实用两方面着眼,设计和生产出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字体产品。”朱志伟说,“字体知识产权的保护不仅仅体现在版权注册、打击盗版等工作中,还要贯穿到团队建设的各个环节之中,在设计、生产、管理、人才培训等方面都要体现出对字体知识产权的尊重,在字体的原创性和唯一性等方面下足功夫,不断提升字库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延展思维 多重维度汲取设计灵感

“我特时尚!”朱志伟毫不掩饰多年浸淫传统文化创意工作之外,对于时尚和新鲜事物的追逐,并在日常生活中展开充分的“联想与联系”,以此作为字体设计灵感的策源与补给。

2004年在设计“博雅宋”的时候,朱志伟苦苦思索:当今的正文字应该是什么样?应当具有怎样的内涵?一次翻阅杂志时,朱志伟读到一篇关于星巴克“第三空间”经营理念的报道,即为顾客搭建起超然于家和公司之外的居所体验与品位诉求。这个理念让朱志伟茅塞顿开:星巴克能通过咖啡给顾客创造“第三空间”,那么,通过字体我能给读者创造什么?于是“透过字体给读者更多的关爱”的设计理念产生了,并付诸技术实施,将无微不至的关爱融入“博雅宋”字体之中——采用字型扁方、结构宽博、笔画粗细合理的设计,使之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可能增强视觉诉求力,大幅提升了印刷适性和阅读适性。

工作之余,朱志伟会背上一台装备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坐在剧场的首排中央,欣赏芭蕾表演的同时不忘舞台摄影,用镜头定格舞者的翩跹瞬间;周末到书店浏览各个门类的图书,艺术、文学、传记、社科,不一而足,从不同的视域获取美感,作为字体设计的创意储备;在欣赏音乐时,流畅的旋律衔接多次带给他创作灵感,化为他笔下一条条“灵动的字体曲线”。

“设计灵感源于生命经验的积累,我创作的字体一定是我内心世界的表白。”由于20年雕刻铅字的工作经历,他对墓志、造像等石刻文字中刀刻斧凿的痕迹倍感亲切,将这种感觉植入“北魏楷书”,平添了挺拔刚健、沉着痛快的气息;“我崇尚简约平淡的生活”,正是这种生活态度的驱动,使朱志伟在创作“铁筋隶书”时去掉华丽的装饰,将隶书的特征降至最低,赋予其弹性、流畅、清新、整洁等特质,达到超尘出俗的淡雅境界。

采访进行中,朱志伟拿出手机查看来电信息。“看,我们的字体!”他自豪地扬起手机给我们看。

那是一款诺基亚手机。屏幕点亮的那一刻,我们发现,菜单显示的字体是娟秀的“北魏楷书”……

转自:http://www.foundertype.com/item/20090702/1246498503.html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6/841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