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意新阶层 - 广煜

2010-08-10 05:43 广煜 访谈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8/1033

在平面世界里呈现中国

生于1977年的广煜是迄今为止大陆地区唯一一位在TOKYO TDC拿奖的人,他已经成为平面设计界炙手可热的人物。2004年他第一次去东京参加TDC领奖,就喜欢上了那个城市,那里的干净,那里安静的气氛,让他觉得特别幸福,使他萌生出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在东京做设计的想法。他总是在不断怀疑中确认自己,所以他的设计作品没有一件不是精雕细琢、反复比较的出产。他与上一代设计师的最大不同点就在于他的真实,他认为平面设计的任何形式都可以被打破,在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在不断探索平面设计的表达方式和存在意义。


马岩松×广煜

你对自己是信任多,还是怀疑多?

怀疑多。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在为客户解决一个设计问题的时候,我总是在比对很多的方案,看哪种可能性更接近客户,这个过程中,我就会产生很多怀疑。直到我验证出最接近我想达到的目标后,设计结束。虽然我仍然会怀疑它的准确性。

郝蕾×广煜

如果你拿我的脸来做平面设计,你会怎么设计?

拿你的脸做CD封面?就跟马路上买的那些专辑封面那样似的,国内不都喜欢这样吗?化个妆,拍个照,拿PS修修,挤一挤……完了。

李暐×广煜

在中国当下的繁荣中,如何在平面设计领域自信地推出自己的话语权?

首先,我觉得当下中国的繁荣,这是一个必然现象,以前太他妈落后了。而“在平面设计领域自信推出中国的话语权”,抱歉的是我没能力也没兴趣,我只是认真地去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是中国人,我再怎么学习“别人”,设计中都会自然而然会带出东方审美特点。

田原×广煜

对现有的中文字体满意吗?

不满意。华语使用范围如此广泛,可用的字体却这么少,很悲哀。反观西文,非常多。当然它有它的优势,只有26个字母和标点符号,中文字复杂很多,但是日本对于汉字的开发也比中国好太多了。我觉得我们很不努力,比如霹雳体,完全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字体。

左小祖咒×广煜

要是给我设计专辑,会怎么弄?

我得先认识你,了解你,我才能知道怎么弄,我还得知道你出什么样儿的专辑。反正我不会按照你以前专辑的封面做,都太烂了,有一张戴一帽子的红色的专辑跟birthday party的封面太像了。我真诚的希望中国音乐人能不能不要再把自己的脸印在封面上了,大家都看烦了。

娄烨×广煜

如果你在工作中决定错了,你会怎么办?是改正还是继续错下去?

呵呵,真的遇到过这种情况呢。一般选择改正,我没有权利要求客户为我的愚蠢买单。

邱昊×广煜

我理解平面设计师的工作就是为内容找寻一种存在形式,你觉得这狭隘吗?怎样让这种形式更具“内容”?

我觉得你说的对也不对,我也觉得不狭隘,有时我也这么觉得。每个人对于平面设计的理解可以完全不同。如果平面设计只是形式,如果已经认识到这是一种形式化,然后努力使自己的看起来很有内容,这就太装B了。但有一部分平面设计它本身就是一种内容,比如Designers Republic、David Carson、横尾忠则的作品,他们作品的形式感太强烈,很多慕名而来的客户要的就是他们的形式感,话说回来,形式就是内容。另外一些设计师比如Sagmeister,他作品的形式全部来源于内容。另外,我觉得还得看你是处在工作中还是创作中。我觉得服装设计和平面设计差不多。比方说一个两百多公斤的女人要穿晚礼服,她的要求是能穿上,这时候身材是内容也是条件,满足客户要求是基本的职业精神。但是服装设计师除了解决这样的工作以外,难道他就停止对于服装本身意义的思考了吗?当然不会,比如Martin Margiela,他的许多作品同样体现了服装设计师的价值。平面设计也是这样的,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同时也不断探索存在的意义。

仇晓飞×广煜

你想活多久?

这问题挺无聊的,也挺怪的,我喜欢。我的回答是:我想活多久就活多久,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是能活多久就多久吧。

彭磊×广煜

中国设计都是在抄西方,什么时候才有中国人的设计?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抄袭已经是中国人的民族特征了。什么时候中国才有自己的设计?等这帮设计师们知耻的时候就有了。我们从工业革命开始就“输”了。说到设计也谈不上“抄袭”这两个字,这个学科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后来才在中国建立并形成体系的。而“洋人”创造的不是“西方的”,而是全球的。说我们被“西化”了,实际上是承认了我们的不足。我们曾经有过中国的,我认为设计最好的状态是在民国,有点像现在日本设计,它既有西方人审美的标准,也有东方人审美的哲学。遗憾的是解放后,没了……我也愁啊。

新视线×广煜

你理想中的设计是什么?

我做的设计都只是一个短期的体现,它不代表我对自己未来所预期的发展方向。所以想做什么样的设计都是暂时、现在的。人是在不断进步和退步的,总在不断改变的。

影响他的10个瞬间

1. 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在东京做设计。东京,很干净,有一种让人安静的气氛,觉得特别幸福。

2. 获得TOKYOTDC,相当于一个转折意义上的奖项。

3. 我喜欢漫画英雄。正义和理想主义。

4. 我生活上的好习惯都是我太太培养的。我们在一起有16年了,从高中开始到现在,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生命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和她一起度过的。

5. 我挺喜欢窦唯的音乐。

6. 刘治治则是对我的生活和工作都影响比较大的人,他的优点很多,特别聪明,当然缺点也不少。他对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影响比较大。

7. N12。这个当代艺术团体是对我最有意义的“客户”,当时我已经没法生活了,他们在我几乎想放弃平面设计的时候给了我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我也凭借为N12设计的画册获得了TOKYOTDC。

8.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的职业观比较有影响。有一次我来到导师工作室,看到大约几十张名片的版式(同一张名片)放在一起,没什么区别。经过解释才知道,每一张稿子,设计师都在字距行距上有细微的调整,用来比较字体的灰度和视觉上的平衡(设计师是一位叫黄夏的混血女孩儿,她当时好像在Pentagram里面做设计,假期回到北京,在我的导师工作室里面帮忙)。对比自己对于设计的理解停留在通过材料和工艺哗众取宠,却不具备设计师基本的职业素质,这让我感到非常惭愧。此后我的设计没有一件不是在经过细微调整和十几次、几十次的反复排列比较之后才决定下来的。

9. 2000年我正读大学,对于视觉想象的理解始终停留在Paul Rand那种“言简意赅”的表达方式上,形象的延展也仅仅是在把标识挪用在各种尺寸的物品上就行了。当我看到QWER为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做的视觉识别设计时,我很吃惊,发现原来标识可以是“活”的,它在每种情况下给出来的结果都是不一样的,它处在动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就代表着这个形象。原来标识可以不是死的,视觉形象可以是不固定的,可以是一张画,也可以是一块颜色,也能是一套字体,甚至是一种规律。这个设计改变了我之后做设计的思维方式。

10. 我挺喜欢王序的设计。当然后来我也发现我心目中的王序和真实的王序并不完全一致,但并不妨碍我喜欢他。


转自《新视线100期》:http://www.theoutlookmagazine.com/1994/20/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8/1033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