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设计力——原研哉、深泽直人、山形季央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8/1038

來自日本的原研哉、深澤直人以及山形季央,三位日本中青代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破天荒連袂出席,與國內設計人、年輕學子分享設計經驗。


日本無印良品藝術總監原研哉(HARA KENYA)、當代工業設計大師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日本著名品牌資生堂(SHISEIDO)首席設計師及宣傳部部長山形季央(TOSHIO YAMAGATE),應經濟部商業司之邀連袂出席「日本經濟再起的動能-設計力論壇」。三位大師分別以感性體、意識的中心、設計基因為題,分享經驗。

設計在未來應該特別強調的主題是什麼?
原研哉:過去的設計,往往以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環境、以及如何更幸福為出發點,然而 21世紀的設計,關注的是人們生活環境的議題,例如:科技與環境共生的問題,利用設計為人類創造幸福,所以要回歸到設計的本質,傾聽內在的聲音,而非一直尋求表象的呈現,不再為設計而設計。

 

設計如何與使用者溝通、傳遞思想與觀念?
原研哉:過去的傳統企業總是運用設計為企業傳遞訊息、溝通觀念,然而我卻朝不同的方向思考。以我的「地平線」系列海報設計為例,海報裡什麼都沒說,傳遞的卻是一種什麼都可以接受、什麼都可以傳遞的概念。這種溝通方式如同「容器」一般,是一個非常純粹的容器,與一般急於傳遞訊息的方式截然不同;相反地,是一種溝通方式的新詮釋與建構,以具有「空」的意境的容器觀點,讓消費者填進他們自己的想法,以達成一種相互間的對話關係。


日本設計與台灣設計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什麼?
深澤直人:我這幾天的感想是台灣是非常現代化、美麗的地方;然而在全世界普遍面對的均質化、差異性越來越小的問題下,不同國度的設計者如何重新思考讓設計走上更正確的方向,卻是台灣、歐美、日本皆要面對的相同問題。我認為,設計發展不應只求向前,而應停下來思考什麼才是正確的方向。日本有許多的產業及企業都已經開始做這樣的動作,同樣的,台灣也應該站在自己的土地上思考生活的需求,思考更多本土化的發展,而不是一直追求國際化的均質表現。


請問設計的靈感從何而來?是什麼讓你能源源不絕地創作?
深澤直人:平常在生活中的觀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對於使用者共有的行為及反應的觀察。過去的設計,通常是去在意某種人的需求及行為反應,雖然每個人想要的東西不同,我在觀察的卻是許多人不經思考,而出現的一些共同行為,需求以及渴望,用設計手法滿足他們生活上的不滿。甚至思考如何讓產品設計不只是讓人「用完而已」,而是如何帶給使用者一些省思效果。


在有百年傳統資生堂企業中,設計如何傳承及創新?
山形季央:資生堂企業是一個非常有自己文化傳承的集團,在1916年時我們的意象宣傳部門包括平面、商品設計,在內部培養形成,不但溝通容易,也很輕易的能建立起共同的共識,而除了維持傳統外,我們也有所謂的「反資」思維,鼓勵與傳統資生堂不同的、新的思考觀點融入傳統中。關於傳承設計傳統方面,對於新進的設計師,在他們剛進來的一年內,往往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去寫「資生堂」字體,在其中感受、體會什麼是資生堂的味道以及文化基因,以傳承資生堂的文化。


此文章出自於DECO,撰文者:高心怡,圖片提供:極公關、中國生產力中心、無印良品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8/1038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