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施德明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12/2102

从早年“风格如屁”的直言不讳到近些年推崇“有尺度的大胆设计”,年近五十的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依然具有迷人的破坏力。

虽然施德明本人并不喜欢被人称为设计界的摇滚明星,但毫无疑问他的作品具有一股非常Rock"N" Roll的气质。他从不满足于仅仅把信息传达给人们,而更希望人们能够对内容产生强烈的感受,并做出积极的反应。由此,他将很多实验性的创意运用在了设计的沟通技巧中,那些大胆裸露的躯体、不无嘲讽的玩笑、惊人的视觉双关和机智诙谐的字体编排都令人过目难忘。
 
杰出的设计创意为他赢得了业内的地位、声誉以及众多的奖项,更使得他成为全球许多年轻设计师追随的对象,但要想复制施德明的模式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目前的中国。因为国情和业态的差异,效仿施德明对中国设计师来讲还是一件挺“奢侈”的事,施德明式的作品依然只能被挂在墙上。人人都爱施德明,除了欣赏他的设计作品和独特个性之外,更多的是在期待一个能够产生和孕育“施德明”的多元的设计土壤。

斯特凡•施德明
STEFAN SAGMEISTER

《新平面》: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Style = Fart”的大胆宣言成为了你的标签,有人因此受到鼓舞,但也有很多人表示反对,在最近几年的访谈中,我发现你对这个说法做出了一些修正。你能再具体地谈一下这个问题吗?
 
施德明:多年的设计经验令我对“风格=放屁”产生了质疑。我发现,重视风格可以更好地传达内容。同时,风格各异的项目设计还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独树一帜。再有,华丽绚烂而缺少内涵的设计往往会很迅速地枯萎(如同跟一个漂亮的哑巴聊天)。


《新平面》:你的早期求学和工作经历并不一帆风顺,第一次报考维也纳应用美术大学落榜;在香港李奥贝纳广告公司工作期间的一张海报召来公众的激烈批评;回到纽约,就职的公司不久又关门大吉,于是你开始经营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你的工作室如何得到第一笔业务?哪一个作品又是你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施德明:起初创办这家工作室,是希望能够将我最钟爱的设计和音乐结合在一起。而事实恰恰相反,在纽约,我们的第一份工作是日本卫生间的视觉形象设计。而具有转折性的设计是为一个朋友乐队设计的CD封套,之所以称之为转折点,是因为该乐队后来获得格莱美奖提名。


《新平面》:通常你如何开展工作室的生意?第一步是什么?钱,在哪些时候曾经困扰过你?
 
施德明:我们的大多数工作都是靠口耳相传的,不过,我个人不喜欢出去做销售采访,即使这样做更容易成功。

《新平面》:作为一贯坦诚的对话者,你在Things I have learned in my life so far中和大家分享了你的生活感受,创作这本书的最初动机来源于哪里?
 
施德明:作为一名设计师,除了销售和推广工作以外,我一直在努力尝试做好设计师的本职工作。这一系列的印刷作品来自我的日记,题为:“至今所学”。目前,已刊登在法语和葡萄牙语广告牌上、某日本年度报告上、德国电视台、奥地利杂志、美国海报展等等。作品的设计来自多方面的熏陶和激发,包括酷爱绘画的祖父,美国艺术家珍妮·霍尔泽以及我的家乡奥地利布雷根茨的旅游商店的木制招牌。


《新平面》:纽约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离开纽约,你认为自己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成功?
 
施德明:我移居到纽约有18年了。纽约是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因为它是世界民族的大熔炉,那里的人热情开放,诚恳好客。早奥地利,大家的生活背景相似,因此人生的大多数朋友都是在高中或大学阶段结实的,所以一旦你到了30或者40岁,便无需结交新朋友。但是,在纽约,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如果自己愿意就可以结交很多朋友,除了设计师,还可以结识导演、建筑师、出版商、作家、政治家等等。走近他们你会发现,其实自己也并不比他们差多少,因此就可以更轻松地去做自己。


《新平面》:你一直坚持小规模的工作室,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目前你工作室里的合作伙伴以及他们日常的具体工作?
 
施德明:乔•纾迪斯是加拿大设计师,目前负责工作室的运营工作。保罗福格是澳大利亚设计师。卡里姆沙勒布瓦•扎里法是来自埃及的设计师。除此之外,还有销售人员、制作人、秘书等。


《新平面》:你在设计表现上的一些行为堪称大胆,对你而言,设计有无禁忌?
 
施德明:我崇尚有尺度的大胆设计。

《新平面》:通常,你如何说服客户采纳那些不循常规的设计方案,你如何看待客户的品味?
 
施德明:我对客户的选择很挑剔。我会设法劝服客户采纳我的意见。


《新平面》:你的作品和理念一直都很有争议,有很多人喜欢和追随你,也有很多人批评你,你能否谈一下其中令你觉得最受益的一次批评?
 
施德明:道格拉·斯科普兰在《ID》杂志中对我们图书的评论很值得借鉴和参考。


《新平面》:除了平面设计,你还对哪些领域抱有浓厚的兴趣?
 
施德明:柠檬片,文学,喇嘛。

《新平面》:你在各地都有许多崇拜者和模仿者,你更愿意被视为超级明星还是一个设计师?
 
施德明:所谓设计界的超级明星不过是一种浮夸炒作,设计领域根本没有永恒的明星。


《新平面》:你的设计作品在各类国际设计大赛上出尽风头,得奖对你来说依然是一件重要的事吗?
 
施德明:我随时都可以拿得奖的金铅笔跟你换两包柠檬片。

……





















Va:http://www.hiiibrand.com
Via:http://www.hiiibrand.com/report_show.php?id=178
本文节选自《新平面》24期,由Hiiibrand首发,作者:张磊、王靖。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12/2102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