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的视觉语言——对话设计师吕迪·鲍尔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1/03/2452

具有法国和瑞士双重国籍的设计师吕迪·鲍尔,1956年出生,毕业于苏黎世应用美术学院平面设计系。在继1983年创办了BBV工作室后,他又于1989年将五个独立的工作室整合起来,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以便于更好地应对各种交叉式的设计项目。1989年在巴黎,2002年在苏黎世,2007年在柏林,这样多元的经历使吕迪·鲍尔在完成各种二维、三维项目中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视觉传达方法:识别系统、导示和信息系统、展览设计、城市设计等。在1989到1994年间,他在里昂艺术学校杂志设计部工作。1995年,吕迪·鲍尔在莱比锡书籍艺术及平面设计学院担任教授,同时从1997到2000年都被提名为院长。1999年,他在这所学院成立了跨学科设计学院。
 
吕迪·鲍尔1992年成为AGI协会会员,2004年成为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奥运艺术研究中心会员。目前吕迪鲍尔被聘为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教授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同时也在法国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苏黎世高等艺术学院任教。2004年以来,吕迪·鲍尔与vera、Clemens在苏黎世高等艺术学院设计研究所负责“design2context”的项目。





 
《PRO》:您成立的Intégral Ruedi Baur et associés公司在巴黎、柏林、苏黎世等地都设有分公司,我想这也促使您以更宽广的视角审读设计,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和您的工作室?最近您们又在做哪些项目?
 
吕迪·鲍尔:其实巴黎,柏林和瑞士今天看来应该是属于一个国家,那就是:欧洲。于我而言最感兴趣的,是人类,是她的文化,她的认知,她的存在及她在我们这个共同拥有的星球中的生活。但这并不是说我对多元化的文化及其背景这样的问题不感兴趣,对我来说,这是未来设计中的两个主要任务。

我们设计工作室的名称我们创始于1989年:Intégral(微积分), 这是一种数学的表达方式,她表达了与一个集体争锋相对但同时又不抹杀分集之间的差异。今天我们的工作室就是要处理与识别、导向、展示和信息这四大方面有关的问题。我们与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合作,我们努力创造一种视觉语言,这种视觉语言能够实现某些地点的个性化,不论是地区、城市的一部分,公共机构,还是临时的展览场所。比方说,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建筑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龙(Herzog et Demeuron)汉堡交响乐团大楼的项目,还有蒙特利尔演出小区项目,同时我们也负责上海世博会法国展馆的相关设计项目。



《PRO》:您主要从事CI导向系统和信息组织(organizes information)的设计和研究,强调联系和沟通,提出设计师要参与到城市规划和管理者的工作中去。您能解释一下您所理解的“视觉识别”(Visual Identites)这个概念吗?
 
吕迪·鲍尔:当我对待城市规划问题的时候我更加喜欢用视觉语言(Visual Language)这一字眼,因为我觉得识别问题对于设计师而言,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表面化问题。地域能够有它自己的识别特性,文化特点,通过视觉系统工程,我们尝试改善城市空间的可读性,改善对这一空间内种种元素(临时和永久的)的内容理解。赋予并凸显这些元素的价值,这样它们可以作为一个整体,而且整体内的这些元素能够相互协调并加强其身份特征。
 
 
《PRO》:视觉语言(Visual Language)要对当地的社会、地理环境、文化等有全面的考虑,而最终表现出来的却是最为精减的符号,这需要设计师对设计语言有深入的理解和控制力。在个案设计中文字、图形和色彩的表现力针对不同的项目是否也有不同?
 
吕迪·鲍尔:对当地情况和一些特殊状况的理解,不仅仅对解决一些既已存在的功能性问题重要,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理解可以发掘出现有环境的个性,不论这种个性特点是正面还是负面的。

对于以后的设计,根本上,我们将会充分的将其建立在其他环境难以效仿的基础上。我们注意到地域方面的问题,像其他的公共机构一样,标识问题远远没有一个品牌重要。要体现一个地区或者是一个建筑的识别特征,识别功能不能通过一个相同的符号重复出现而达到。

它关系到建立一个可认知的氛围,对于我使用视觉识别语言这个词,它不同于基本重复这样一种方式,它所要达到的是与各种具体环境相适应。而同时能够保持设计的个性。不论表达的是哪种元素,这种视觉识别语言都能够被认知。

 
《PRO》:我们再来谈谈您的作品,虽然经常是大型的社会或公共设施项目,您的设计却经常以强烈的艺术表现力而让人耳目一新,在这样的气氛下受众很快融入了环境并感到兴奋和愉快。比如您为德国Cologne-Bonn机场做的导向设计就是典型的一例,庞大的标识体系生动简洁、充满童趣,请谈谈您是怎样进行构思并将其实现的?
 
吕迪·鲍尔:由于设计背景的不一样所以我没有单一的设计套路和方法,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也就是说,就问题的特殊性进行强烈对照。正是这种特性的对照,它才产生出设计方案的特别性。

比如,科隆-波恩机场的设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机场介于法兰克福和杜塞尔多夫两个巨大的国际机场之间,跟那两个机场相比我们走的是与那两个机场完全不同的设计风格。我们选择了年轻路线。迎合那些年轻人,所以设计风格也就区别于那些无处不在的严肃场所,这一设计的结果也完全被科隆的居民们所接受认同。

从这点来说,设计好像远远不止是一个单纯的市场营销问题。它能够赋予建筑更多的价值,而且这种效用是长久的。我很喜欢这个例子,因为我们总是认为,一个机场应该是一个尽可能国际化的机构。我们通过我们的设计方案证明:一个国际化的设计项目并不是一定要中规中矩和无聊,它不但允许新颖独创,也能够完全表达一个地域的特殊性,这一理念是我们工作中始终注意的一点。
 
 
《PRO》:蓬皮杜的标识和导向设计因其独特的设计理念而备受关注。置身其中有一种通透和色彩绚烂的感觉,其彩色玻璃和灯光的处理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您是如何构思和创作这个项目的,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吕迪·鲍尔:蓬皮杜艺术中心的视觉导向是在中心进行一次大改造的时候设计完成的,在这栋建筑里指向问题关系到视觉导向的方式,它还关系到给这一场所带来新的活力的问题,还有就是要在由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所改造的部分建筑和由另外一名建筑师改造的图书馆之间创造一种和谐。

我认为最具革命性的设计动作,当然也是直到今天为止所做出的最大的重整,是对这个视觉导向系统做的很大程度上的精简,这涉及到从来中心到进入中心入口大厅,这种实现视觉导向的方式,应该表达建筑特点中的一种强烈穿插的感觉。视觉导向系统在这里不再是一个附属元素,而是一个非常必须而且突然间好像是这一建筑中的一个功能性的中心元素。这个设计方案所给我们带来的:我认为,就好象是关于视觉导向问题在迷途中的的一束光,点亮了看似单一简单的指示牌设计,在导向设计思路上是一种解放。但是这个设计方案同时也激起一些将信息视为一种负面元素并且认为不应该赋予其价值的人的批判。

此文为部分节选,原文见《PRO》2期
作者 - 王靖, 翻译 - 单浩 
本文节选自《PRO》2期,由Hiiibrand首发,转载请加入链接:http://www.hiiibrand.com/report_show.php?id=190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1/03/2452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