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煜:关于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的标志设计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1/04/2524

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标志评选结果昨日正式出炉。广煜提交的作品从500多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与以往的LOGO设计相比,该作品在表现形式和概念上都有所突破。结果一公布,便引发业内外人士热议。以下是深圳商报记者对广煜的电子邮件采访。
---这件作品由几个不同的图形组成,这与以往单一的图形加中英文名称的LOGO设计大不一样。请介绍下作品的创意理念和设计构想?

---用提案用的的文字吧,我修改了一下。
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属于政府事业机构。其宗旨是整合政府、产业和商业资源,建立深圳城市系统设计思想库,提供设计交流、培训和推广等方面的服务,促进深圳城市空间环境系统设计质量的全面提升,同时促进城市经济转型和设计创意产业的提升。(摘自网站答疑原文)
灵感来源:积木与公章
积木的特点是可以通过不断变化组合,产生出多样的视觉结果,既为使用者提供了相对开放的使用空间,也满足观者了想象空间。公章的特点是强烈的识别性,我想这一点在哪一个国家都没有在中国更明显。喜欢盖章就盖个够吧!
核心概念:变化组合,满足功能。
“通俗意义”上对于形象设计的内容理解如下:1.标准图形 2.中文字体 3.英文字体 4.简称 以及各种组合形式。(摘自竞赛设计要求)这些内容的表现方式往往很单一,是以某一内容为主,其他内容作为辅助。而在这个项目中我为这四种“通俗意义”上的设计内容分别设计了一个独立的造型。
1.“标准图形”是一个代表方向感的三角形。2.“中文字体”的整体造型是长方形。3.“英文字体”是一个围合状态的正方形。4.“简称”是一个圆形。它们相互之间存在设计语言上的联系,又相对独立,而且满足了设计变化组合的基本要求。使用者可以通过对这四个造型的编辑,去适合各种各样的使用空间。使用者也是设计师,也可以参与到设计的过程中去。
同时这种不断变化的组合方式也给观者提供了想象空间。而不是只停留在把标识放大缩小、挪来挪去、枯燥乏味的使用规范上。(同时,我也提供了4-6种基本组合方式,满足办公、紧急会议等基本情况的需要)这种“开放、多元化”。也正是“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应深圳产业转型、打造创意文化城市、做强做大设计之都、提升城市空间环境质量而秉承的态度。
---在评选过程中,几位评委对于作品打破单一图形的LOGO设计大为赞赏。但这一点也引发了另一种声音,认为图形过于复杂,你怎么看?

---在几年前做“深圳城市建筑双年展”的形象时,我说过一句话“通常人们的理解下,标识应该是一个固定的图形或者是一个字标,但我想应该还有很多种可能性,为什么不能是一张画?一种颜色?一套字体?甚至是一种规律?”。我想反问的是为什么形象不能是复杂的?呵呵,没有人规定,对吧?设计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简洁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更期待是使用者用搭建“积木”和“公章”的方式去自己变化组合,这种公众参与的过程,与好看难看复杂简单根本不再一个层面之上,他拉近的是公众与设计的关系。
其实,从这个问题引出的是另一个问题。复杂只是现象,设计是否应该放低身段与公众沟通,是否对公共性的研究有足够的考量,过于形式感的设计是不是会成为一种对公共传播和沟通的障碍,我认为质疑的声音归根结底是多出于此。一位深圳的设计师好友看过这个设计后,从另外一方面批评了这个设计,认为我的设计太纠结于形式上的思考,不管其本身是否牵引着很成熟的概念,合适的设计应立足于客观的市场调查分析。另一位朋友则认为,分析研究是必需的,但是同时也要是准确有效的,如何验证有效性呢?我的解释是这样,首先我必须客观的承认,我需要用更多的时间去理解项目。其次公开招标自身存在问题,不是所有选手都具备调查分析能力,评委的选择也有很大程度的倾向性,既然选择这种方式,那也应该承担相应的弊病。还有,我也认为大家也存在对审美的“惧怕”心理!老百姓往往认为美术馆和歌剧院就是艺术家去的地方,而不是自己。大部分客户都要求找到曾经做过的案例,才能相信设计方案是可以使用的,甚至设计师会主动找到相似的案例以求得认同感。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只要出现与自己的审美标准不同,无论好坏,一概否定。假设当下的中国即便存在“没有障碍的沟通形式”,恐怕也只有春晚和脑白金的广告了。如何平衡大众审美,我想这是社会和教育问题,这应该由大家来回答。
---评委李永铨和张达利在接受我采访时提到:选择这个打破传统框架的标志,实际上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因为这意味着,在今后的运用中将面临很大的挑战。事实上,标志一公布,就出现了LOGO实用性的质疑声。评委们甚至还建议,设计者必须全程跟踪LOGO的整个运用系统,需拿出一个完整且可行的运用手册。在这方面,你是如何考虑的? 

---设计中心的成立,就是想让设计在深圳发展的更有空间、更系统和规划,这是美好的。所以,设计之初我就把注意力放在最“单纯“和”基本”的感受上。我想告诉观众的是一个很简单的态度:政府职能部门也可以这样,因为我们要做的是和设计相关的工作,是轻盈、自由、开放、幽默的。我也在试探性的挑战政府部门的承受能力,把标志做成公章;故意把形象设计的基本元素都拆开,是尝试突破当下形象设计自顾自的模式化、版式化而不考虑使用者和观者的感受和体验的状态。
大家希望听到的是我信誓旦旦的要全程跟踪,而我的回答是我不会。因为问题已经解决了或者说问题根本不存在。在前面的回答中,我说明了“提供了4-6种基本组合方式,满足办公、紧急会议等基本情况的需要”,那么这就说明我会履行将要产生的设计委托中所应尽的责任,将这些基本组合方式完善并提供给客户。
而且,标志的基本造型已经确定,也就是说设计师已经赋予了一定程度的美感。由未经美学训练的工作人员和观者自己组合也是形象设计的一部分,“变化组合”就是要回到使用者的手中,这就是使用方法。全程跟踪本身就违背了这个的设计初衷,只会拉开设计与公众的关系,公众又回到了对设计的“惧怕”。
---在评选中,有评委觉得你的作品与日本某位设计师的作品有些相似。后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比较和探讨,他们认为作品在风格上有些相像,但是在概念上并不相同。在平面设计中,抄袭和借鉴的尺度非常难把握。近期,你也在业内进行过相关探讨,你如何看待和鉴定设计中的这种现象?

---哈哈,为什么说与“某位”相似呢?您就直接告诉我与那位相似就好了,不用给我留面子,没有什么不能拿到桌面上讲的话,把作品拿出来比比就知道了(又不是没人这么干过,哈哈)。我接受质疑,这对我没有坏处,它只能提醒我看过的和分析过的作品可能还不够多,一个设计工作者最担心的是“无知”。
我不是权威,鉴定绝谈不上,对于抄袭我有我的理解:
1.有自尊的设计师不会在不理解“原作”设计目的的情况下,只追求作品表面形式的雷同;
2.没有绝对的原创,要看度,有责任感的设计师知道应该怎样对客户和作品负责;
3.发现一种形式感固然有意义,会使用也非常重要。
4.不知道的情况下撞车是无知,这有的救;明明知道还抄是无耻,这没的救。
5.形式感雷同是可能是抄袭(注意我的措辞“可能”),概念相同也可能是抄袭,形式感和概念都雷同绝对是抄袭。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1/04/2524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