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闲言碎语(二)

2013-09-12 02:59 访谈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3/09/4731


   


黄霑(日本):
什么是创造?旧元素+新组合!

佐野研二郎 Kenjiro Sano(日本):
我认为最理想的设计可以概括为三个词——Simple, Clear, Bold。

草间弥生 Kusama Yayoi(日本):
艺术让我在人生迷宫里持续奋斗到现在,我的一个忠实信念就是爱。

何君(北京):
一切设计由概念出发,围绕功能进行细节设计。

水野学 Manabu MIZUNO(日本):
无色即永恒。

植原亮辅 Pyosuke Uehara(日本):
在我们所捕捉的的东西中也有很多没有价值的元素存在着,真正比较困难的是把这些没有价值的元素趣味性的呈现在人们面前。例如,说话的时候首先在大脑中组织需要表达的信息,为了传达这些信息,人类创造了语言,并用语言表现出来。在传达这些词语的时候人们通常会加入自己的一些感情,我们称之为“表达”。设计也像语言一样既要有概念也要有表达。正因为有了表达才让人们对概念和想法更加精益求精,但是“表达”是很难用具体的语言来形容的,它需要人们在图象认知方面达到共识。

菊地敦已 Atsuki Kikuchi(日本):
在做设计的时候,我通常会考虑需要完成到何种程度,如果不是非常喜欢,或者没有达到一种近乎完美的状态,我觉得就不叫“完成”。让人一看就感觉像是已经完成的手工制品,其实如果某个细枝末节尚未完善,或者仍然留能有让人感到幼稚的地方,这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所以如果我一次就把工作彻底完成了的话,那我一定会再从头到尾重新检查一遍。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你思考,究竟设计完成到何种程度才算完美。

贝聿铭(香港):
我的建筑外形是精心挑选的,并与功能需求相呼应。建筑设计本身必须与不同的业主、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府和不同的经济相呼应,从建筑最初设计开始,经过施工到最后竣工需要许多年的时间。这漫长的过程常使我想起石匠造石。

熊超(上海):
 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去看广告、谈广告,1%?!但至少有99%的人喜欢去看艺术、听艺术、体验艺术。当然这里所指是大艺术,包括音乐,建筑,杂技,戏剧,电影,美食,摄影,装置,行为,图形等,如何让广告和设计具有艺术一样的魅力——这是我个人一直探索的课题。

陈幼坚(香港):
永远都要怀着儿童的心态,很纯净,对生活永远充满好奇。

金亨锡(韩国):
设计不是艺术,而是市场行销的一个环节。设计不是关注市场,而是关注消费者的心理。设计不是一种装饰,而是一种战略性的资讯传达。

原研哉(日本):
设计师不只是很会设计的人,而是抱着设计过生活的、活下去的人。

Klaus Hesse(德国):
我认为教育的质量取决于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的人,而非教育体系。

广煜(北京):
形式感雷同是可能是抄袭,概念相同也可能是抄袭,形式感和概念都雷同绝对是抄袭。

靳埭强(香港):
你要客户尊重你,你也要尊重客户,合作是平等、有尊严的;你不可以免费去竞标、不可以免费给客户提供服务,你设计所收的费用是要对应你的等级;你要有合约,要有原创精神,你要保证你创作的作品不会侵害其他人的权利,这是你的社会责任。

张磊(上海):
糟糕的设计是简化字的错吗?简化字历朝历代都有,这是个文化普及的功能问题。因中文音形义一体,会减少笔画而削弱了义的一面,但目前的取舍并不过度。简化字在消除文盲和传播文明方面有其现代性功用,倒是后现代先行者纠缠于爱里有没有心是怀古撒娇,老百姓又不是神笔马良,写个鸟字还真要让它飞起来。

Paola Antonelli(美国):
好的设计师应该有一种文艺复兴时期的态度,他可以将技艺,认知科学,人类需求和审美综合起来,创造出此前在世界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张磊(上海):
综艺体为什么不受待见?综艺体其实是很现代主义范的字体,流行一阵后却成恶俗了,同样感觉的西文字体却位列庙堂供奉,主要原因就是综艺体不好用(不是用不好),天然粗糙霸蛮的气质,这是因为中文字如此简化和统一笔画后变成了铁板一块,而英文文本有词语结构的帮助依然能保持形式上的节奏感。

卓思乐(瑞士):
方案就是简洁:我在自己的工作室做自己所能做的事情。秘诀就是全神贯注,借助自己的好奇心,让自己即兴创作,相信自己的品味,或者感觉,不允许出平庸之作。信息优于形式,创意先于美感,表达胜于完美设计。

闲言碎语,随时更新,更多观点,请参见AD518访谈专题:/creative/text/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3/09/4731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