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访谈


设计师闲言碎语(二)

2013-09-12 02:59 访谈

   你要客户尊重你,你也要尊重客户,合作是平等、有尊严的;你不可以免费去竞标、不可以免费给客户提供服务,你设计所收的费用是要对应你的等级;你要有合约,要有原创精神,你要保证你创作的作品不会侵害其他人的权利,这是你的社会责任。——靳埭强(香港)

设计师闲言碎语(一)

2013-04-13 02:15 访谈

   不要只是追求自己喜歡的。對於自己憧憬的事物,一直用訴諸興趣的方式付諸執行的人在設計圈內處處可見,這樣的人只是從事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充其量只能夠算是設計嗜好家而稱不上是專業設計人。——佐藤卓(日本)

设计之上看设计:对话平面设计师王序

2011-04-09 16:02 王序 访谈

王序步入设计界的时候,很多人还不明白什么叫平面设计;王序从平面设计中走出来的时候,他再一次超越了…… 

天人长安、创意自然——著名设计师陈绍华谈2011年西安园博会会徽吉祥物设计


对于会徽这类标志设计而言,一件好的设计作品,应该有好的设计内涵,尤其对于这类重大的阶段性活动而言,对其内涵意义的挖掘远远超过图形创作本身,因为其他类别的标志设计可以靠时间和视觉积累来感化人的意识感受,而此类重大的阶段性活动的会徽标志,需要在有限的时间段让人记忆深刻,所以,这类会徽标志设计在概念的挖掘上就显得非常重要。

蒋华:平面设计的批判性思考

2011-03-21 16:39 蒋华 访谈

一切好像顺理成章一般,中国设计在经历了90年代青春期式的热情后,变得严肃起来,设计成为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那些受过西方设计洗礼后的设计师们开始关注脚下这片土地,究竟什么是设计,怎样能够做出既中国又世界的设计,带着这样的疑问,蒋华也一路渐行渐远。

多维的视觉语言——对话设计师吕迪·鲍尔


设计好像远远不止是一个单纯的市场营销问题。它能够赋予建筑更多的价值,而且这种效用是长久的。我很喜欢(科隆-波恩机场的设计)这个例子,因为我们总是认为,一个机场应该是一个尽可能国际化的机构。我们通过我们的设计方案证明:一个国际化的设计项目并不是一定要中规中矩和无聊,它不但允许新颖独创,也能够完全表达一个地域的特殊性,这一理念是我们工作中始终注意的一点。

人人都爱施德明


从早年“风格如屁”的直言不讳到近些年推崇“有尺度的大胆设计”,年近五十的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依然具有迷人的破坏力。虽然施德明本人并不喜欢被人称为设计界的摇滚明星,但毫无疑问他的作品具有一股非常Rock"N" Roll的气质。

日本80后设计师小杉幸一:用设计质询完美


按照中国的说法,小杉幸一是80后,虽然在规规矩矩的日本长大,但是他也有80后的特质。为了儿时的理想学设计;学生时代,看到不喜欢的作品,即使是名人之作也会说“差劲”。如今在JAGDA新人奖的提携下,自己也变成了“名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说。所以,对待设计小杉幸一格外用心。

安藤忠雄:每栋建筑都挑战一个梦想!

2010-08-18 15:37 建筑 访谈 安藤忠雄 日本

他站在聚光灯下,有些矮小、瘦削。年届70岁的他,头发微白,背开始有些弓了,唯有一双眼睛仿佛与年龄“格格不入”。那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总是转个不停,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不停在看,不停在思考。

中国创意新阶层 - 广煜

2010-08-10 05:43 广煜 访谈

生于1977年的广煜是迄今为止大陆地区唯一一位在TOKYOTDC拿奖的人,他已经成为平面设计界炙手可热的人物。2004年他第一次去东京参加TDC领奖,就喜欢上了那个城市,那里的干净,那里安静的气氛,让他觉得特别幸福,使他萌生出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在东京做设计的想法。

陈幼坚:用设计拿回中国的尊严

2010-08-07 03:28 陈幼坚 香港 访谈

黑色圆框眼镜、山羊胡须以及清瘦构成了陈幼坚的经典形象,乍看跟胡适有几分神似。胡适与陈幼坚,似乎是一场穿越的跨界,一个被喻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一个被称为华人设计教父,胡适用他的笔头开启民智,而陈幼坚用他的天才设计和艺术触觉为中国设计界赢得尊严。

迈克尔·布雷特(Michael Bierut)访谈


我认为伦敦奥运会标志的聪明之处在于,有很多时候,具有永恒特质的作品并不是我们一定要追求的。可能你更加需要追求的是与某个特定时代紧密联系起来的作品,对于奥运会,它只会在几个星期内举行,具有时限性。到时你再回望过去,再次认真观看它,并且与当时的时代联系在一起考量,你可能会觉得看起来有点过时,但这个标志仍然是充满生机的。如果你再一次观看墨西哥或洛杉矶奥运会标志,这些标志与当今的潮流并不相符,但他们确实符合当时所处的环境及朝代。

对话日本设计师佐藤卓

2010-07-12 13:18 Taku Satoh 佐藤卓 访谈 日本

作为设计师在交付作品时,我总是习惯问对方,"您觉得怎样?" 而并非"我觉得怎样。" 设计不是随心所欲的,有着相当严格的规则,否则便不是设计师的工作了。我对自己的设计没有任何特别的自我表现的意识,我的作品的评价来自与第三者,设计不是自我意识上的产物,而是自然生成的东西。